原創民有万口难辨别,官有一口能吞天

时间:2020-08-29 19:58 点击:103

政界的事老百姓明白很少,也许她们只有见到自身眼下的一亩三分地,一天到晚惦记着自身的小生活,却不容易像官员那般看得宽,望得远,惟其这般,老百姓才最宝贵。君和民就如舟和水,没有水哪儿会出现舟。官和民也是这般,官员和皇上自身不容易生产制造哪些商品,也不会立即创造什么价值,只是要靠老百姓来种活的。她们所具备的“可吞天”的话语权全是老百姓人群授予的。而她们却相反用这类话语权执政老百姓,被压迫老百姓,让她们蒙冤也不可以投诉,乃至只有根据生命相博。

为何老百姓人群授予了官员的话语权以后,老百姓反倒失去话语权呢?由于老百姓团结一致不起來,而某些老百姓压根也不具备话语权,这就是人群和个人中间权利和话语权的狡辩逻辑性。

古代人有一个词句称为“人微言轻”, 含意就是指人影响力低,讲话不会受到人高度重视。源于宋·苏东坡《上执政乞度牒赈济及因修廨宇书》:“某已三奏其才,迄今未报,盖人微言轻,理应自尔。”苏东坡干了官员还觉得人微言轻,那麼民俗的老百姓呢?许多官员视人命如草芥,压根也不把民俗的老百姓作为人看,只是当做小羊。假如说“人类一思索造物主就哈哈大笑”得话,那麼,老百姓一讲话,官员就哈哈大笑,就如同人们看见小羊咩咩叫一样,感觉搞笑而可伶了。

《窦娥冤》中有一句戏词:“民有万口难辨别,官有一口能吞天。”要不是窦娥的爸爸窦天章给她平冤沉冤昭雪,窦娥的不白之冤也许也不被别人所知道。

古时候,老百姓沒有话语权,仅仅一群被放养的小羊,官衙管着撸羊毛,吃羊肉,几乎无论老百姓好歹。如果有那清官,爱民如子,大多数也是为了更好地自身的功绩,为了更好地自身的好知名度,并不是确实为老百姓考虑。假如官衙审案,出現了冤假错案,即便老百姓费尽心力,也不可以平冤沉冤昭雪。由于老百姓沒有话语权,仅有官员有话语权。而具备话语权的官员大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从不会承认错误。只能认了错便会颜面扫地,官威化为乌有,也会丢官府的脸。她们自然不容易承认错误,即便不对还要一直错下来,乃至铸成大错,并甘愿使用资金投入资金等一切資源来遮盖这类不正确。窦娥的不白之冤要不是他爸爸窦天章来审案,换了其他官员,会是如何呢?肯定铸成大错,敷衍了事。

原题目:民有万口难辨别,官有一口能吞天

对于民告官,基本上不太可能。《杨乃武与小白菜》的冤案,好像能表明这一点。杨乃武的亲姐姐杨淑英要见官吏,冒死告御状,就需要滚钉板,不滚钉板不可以见官员。冒着生命威胁带著惨不忍睹的状纸才可以有着一点可伶的话语权,那麼,大清国有青天么?
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2s0595.cn/tiantangwang2019mazhongwenzaixianduanshipin/149233.html
tag:老百姓,话语权,官员,和民,吞天,窦娥,窦天章,滚钉板,绵羊

发表评论 (103人查看0条评论)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昵称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
Powered by 天堂网2019码中文在线 @2014